d2直播间

   青狐一声冷哼,高傲地道:“算了,不知者无罪!不过老夫现在已经很累了,要先休息一晚才能为夫人诊断。”

   看着连夫人脸色一变,青狐心中一笑,又十分自信地摸了摸自己下颚的胡子,道:“不过这位夫人放心,如果只是疹子的话,老夫还是有点把握的。”

   嘴里说着有点把握,可是那抬起头来的自信的目光却告诉了连夫人一个信息,只怕是有很大的把握才是,心下也越来越相信这个神医。

   因为已经和虞子苏撕破了脸皮,连夫人知道虞子苏现在肯定是不会帮助自己去寻大夫的,说不准眼前这个人就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连夫人急忙道:“如兰!还不快点带神医下去休息!”

   青狐眸子里闪过一丝狡猾,淡淡挥手,指了指如菊道:“不用了,看这位姑娘也是不愿意的,还是让那边那位姑娘带老夫下去休息休息吧。”

   以青狐的眼力和谨慎的心思,自然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丫鬟的面和心不合,所以他丝毫不介意让连夫人的院子里内乱来得更快一点,在后面推一把。

   如菊得意的一笑,领着青狐走了下去,在门口听到了连夫人一耳光向着如兰扇去的声音,眼底露出一丝快意,也加快了步伐。

   “这位姑娘……”青狐叫住如菊,突然道:“其实老夫会几分观相之术,第一次见到姑娘就知道姑娘是个大富大贵之人,不知道姑娘可是已经遇到了自己的贵人?”

   “大富大贵?”如菊心底一惊,为这话语中的意思感到欣喜无比,连去质疑的意思都没有,脱口而出道:“神医你是说笑了吧,如菊不过是一介丫鬟,何来大富大贵之相?”

   不过话虽然如此说,可是眼睛却一直眼巴巴地望着青狐,希望他多透露几句。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青狐摆摆手道。顾不得如菊那可怜兮兮的目光,转身就走入自己的房间里,将如菊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露出一抹狡诈的笑意。

   公园吹泡泡女生大眼睛小嘴巴好俊俏

   小姐的这一招实在是太那啥阴险了,不仅仅能够阴了连夫人,还顺带能够给连夫人留下一个心腹大患,也实在是太妙了。

   虞子苏之所以能够想到这个,是因为听碧玺说过。

   那日如菊因为连夫人没有从自己的院子里搜查出来原本该在自己院子里的衣服,反而栽了一个大跟头,所以被连夫人给打了。而连夫人身边的如兰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那个时候虞子苏就觉得很有可能连夫人手底下这两个丫鬟已经离心了,就算是没有离心,也离着离心不远了。

   第二天,如菊便来请青狐过去给连夫人看病,一路上都可怜巴巴地希望青狐能够在透露一点点天机,围着青狐打转转,青狐只是淡笑不语。

   “连夫人这脸上的红疹子其实不是普通的疹子,是中了毒。”青狐淡淡道,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银针,有着食指那么长,对连夫人道:“等到老夫给连夫人扎上几针,在开几服药就好了。”

   “中毒?”连夫人先是一阵惊呼,正在想着到底是谁竟然敢在她的身上下毒,哪知道就看见了青狐拿出来的一根长针,面色一白,听见青狐的话,有些摇摆不定到底还要不要治下去。

   “罢了,看来连夫人是不相信老夫。”青狐装作十分受伤的样子,收起银针,带着自己的药箱就往外面走,没有一丝犹疑,果然,很快,连夫人就让他站住了。

   每一根针都扎在连夫人的脑袋上,经过虞子苏的指导,再加上青狐本就是习武之人,所以很准确地一针一针扎在最为疼痛的穴位上,关键是,连夫人还不能乱动。

   就在连夫人饱受折磨终于扎完针之后,听说还要扎五天才有效果,差点晕了过去。这还不算,等到她看到这个神医所开的诡异的药方,更是差点吐了出来。

   “蝎子尾,马尿,无根水,车前草,百里蜈蚣脚,蜘蛛身,天青蛇胆……”除了那么几味正常一点,其余地都十分的让人感到恶心,可是偏偏刚刚扎了针之后,连夫人却是感受到自己的脸没有以前那么痒了。

   所以狠下心来一咬牙,便让如菊出去采买这些药材,由于这是她的私事,再加上现在丞相府之中是虞老夫人掌家,所以连夫人也不能动用府中的钱,只得跟割肉似的,拿出自己为数不多的私房钱。

   原本看见车前草,连夫人以为其余的也不过是些常见的药材,哪知道单单就是一味蝎子尾就要五百两的价钱,关键是整个京都居然就那么一间药铺在卖,别的没有!还不要说其余的什么百里蜈蚣脚这些……

   连夫人没有办法,只得咬牙拿出来一些给虞婉柔准备的嫁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又被人不小心说漏了嘴,让虞婉柔知道了,搞得虞婉柔来她这院子里又是大吵大闹了一架。

   不过好在,连夫人发现自己的脸在慢慢的好了,所以也顾不了那么多,青狐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没有钱了,也要从虞婉柔的嫁妆里那点出来补着用。

   当然,制造这一切的青狐现在正在给连夫人诊断,过了一会儿才道:“连夫人的脸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坚持服用几天药,就可以了。在下也该功成身退了。”说着,青狐便打算离开。

   连夫人一听见那药正恶心着呢,看着青狐要走,急忙道:“神医,我还没有给诊金呢!”

   青狐淡淡一笑道:“不用了,在下治病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医术不断精进,更何况,治病本就是大夫的职责,哪里需要用什么诊金。”

   其实连夫人也已经拿不出诊金来了,听了青狐这话,高兴不已,急忙道:“神医果然是仁者仁心!如菊,还不送送神医!”

   如菊一喜,急忙走了出来,送青狐,一边走着,一边思量着自己该怎么说话。

   哪知道她还没有说话,就听见青狐道:“姑娘想要问的,老夫已经知道了,天机不可泄露,老夫看着姑娘如此诚心的份上,也只能告诉姑娘两个字,西边。”

   说罢,青狐身子一动,在房檐上也仿佛如履平地一般,瞬间没有了影子,落在了什么都不懂的如菊眼里,不亚于神仙降世。

   如菊想着,往府里的西边走了过去,正是文姨娘的住处。

   这个时候,青狐正在段王府给虞子苏讲自己的所作所为,末了,赞叹一声道:“小姐真是好手段,这一下子,只怕连夫人也是自顾无暇,来不及找小姐的麻烦了。”

   不管是自己的丫鬟,还是自己的女儿,和自己都有了嫌隙,相信连夫人日后一定会过得很精彩。

   虞子苏沉声道:“连夫人没有时间,不代表连家没有。只是会轻松一些。”算计了连夫人,她也没有丝毫的得意之色,现如今还只能在床上躺着,就能说明,连家不容小觑。

   青狐点点头,露出点点笑意,颇为有兴趣地道:“就是不知道小姐给连夫人下的什么毒?那解毒的方法,实在是……”太阴损了。就连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很恶心啊。

   说到这里,虞子苏勾起一抹很是灿烂的笑意,冷笑道:“那不是毒,只是一种会起红疹子痒痒粉而已,其实再过个两周,应该就会消下去的。只不过,情绪波动越大,消去所需要的时间越长而已。”

   “噗!”在一旁坐着听他们两个讲话的苏诺不由得喷出一口茶,差点给呛着了,还是青狐眼疾手快,拍了拍她的背才幸免于难。可是那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实在是太搞笑了有没有。

   所以,小姐,你是阴了一把连夫人吗?一直在外面守着虞子苏的青默,刚刚也差点摔下来,不由得暗暗腹诽道,以后宁愿惹王爷也不要惹上小姐,这招数,太可怕了……

   虞子苏倒是不以为然,其实这一次还是因为连夫人太过于在意自己的容貌,其实只要连夫人冷静下来想一想,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只是,只怕连夫人已经没有心情冷静下来了,光是一个虞婉柔就已经足以让她不知所措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想要变身为主子的丫鬟?

   不管丞相府里如何,半个月差不多过去,虞子苏才被段王爷允许下床,其实早就好多了,只不过段王爷不放心,才让苏诺青双两个人看着虞子苏,直到今天才让她下地走走。

   “我伤的是手臂,又不是脚,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像什么回事!”虞子苏试图和段王爷争辩道。这半个月的相处,让虞子苏和段王爷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和谐,虞子苏也感受到段王爷确实是将自己当女儿来看。

   虽然心底怎么想怎么别扭来着,那句“义父”也叫不出口,可是虞子苏却不排斥段王爷的接触了,而且现在和段王爷相处,反倒是越来越有父女之间的那种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