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猫咪vip破解

   冰淇淋面包大获赞美。

   田喜娘虽然晚饭已经吃饱,但是忍不住还是又往肚子里填了一块这种第一次吃的美味。

   若不是担心夜里积食,田喜娘肯定还想再来一块。

   祥公子自以为已经尝遍天下美食,但是第一次吃冰淇淋面包时,还是被这种独特的口味震住了。

   奶油的厚腻、冰淇淋本身的甜凉、面包的厚重,在嘴里一一呈现,鲜美甘爽,无以伦比……

   “萤姐,冬青现在已经得到你的真传,所以能不能让他经常做冰淇淋和面包给我们吃?”

   宝瓶吃得停不下来。

   她和夜萤一样,都是怎么吃也不会胖的体质,夜萤可能还有先天的因素,宝瓶则是体力活动过多,宝器和端翌不在,她依然每天早起练武不辍。

   “呵呵,美食虽好,不宜贪多,不过,冰淇淋这种天然无污染且营养丰富的小零食,家里倒是可以常备。”

   夜萤对冬青吩咐道。

   家里养了十几头奶牛,现在牛奶的供应源源不断,夜萤把喝不完的牛奶,都令下人制成了奶油、酸奶、奶酪,自已吃不完,就让下人一起吃。

   其实这里许多仆役都才十四、五岁,正是身体发育的年纪,原本因为缺衣少食,显得面黄肌瘦的他们,一旦有了充足的营养,不光满面红光、就连身体也开始抽条发育。

   天生陶瓷肌肤漂亮美眉露香肩海边唯美写真

   和村里一般人家相比,夜萤家的这些仆役走出去,红光满面、精神焕发,那日子过得明显得比普通人家还要滋润。

   村里甚至有一些家境目前还比较困难的家长,还托人上门说情,问夜家是不是需要人手,可以把孩子送到夜家来做下人。

   夜萤也是无语了,困难是暂时的,她已经努力给村里创造了就业渠道,也提供了学习的机会。

   这些家长只看到眼前短暂的利益,却没有看到,如果学会一门手艺,或者学会读书识字,今后生活的天地会更加广阔。

   夜萤自是婉拒。

   目前归燕堂的人手已经差不多够了,夜萤劝退他们后,还让夜里正找了些人手,在村里宣传让孩子接受教育的重要性,这件事才慢慢平息下去。

   听到夜萤的吩咐,冬青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明白。”

   冬青小哥穿着一身灰色的斜对襟的厨师服,上面做成短袖,利落便于操作,头上还有一顶灰色的厨师帽,看起来十分帅气利落,尤其是他专注做菜的时候,更是让人觉得,他面对食材,仿佛充满虔诚之心。

   夜萤正是看到他做菜的状态,才称呼他为食神的。

   这时,见冬青应得利落,晚晴的眼神不由地就落在了冬青的身上,她的眼眸中微光一闪,竟然有一丝红霞爬上了脸颊。

   说起来,象冬雪那样的姻缘她也羡慕,而且还能脱籍为自由身,但是,若是能找到一个自已喜欢的人,就象冬青那样,干净帅气,晚晴觉得,就算双双在夜家为奴,她也能接受。

   晚晴这眉眼间的官司并不被人所注意到,但是冬青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次日。

   夜萤还没有出门,夜鸣却一早就上门来找她:

   “姑姑,村里紧急召开族老会,我爷爷让你过去参加一下。”

   族老会不是半个月开一次吗?看到夜鸣的神情不对,夜萤黛眉略微一蹙,问道: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这次族老会怕是对咱们最近推出一些新政不利,吴才育四下联络走动,就想破坏咱们的计划。这老头子,太可恨了!”

   夜鸣郁闷地道。

   “嗯,真是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走吧,且去看看他怎么兴风作浪。”

   夜萤晓得,吴才育肯定是为了孙子吴兴旺惊马受伤一事心怀不满,因为夜萤让吴兴旺当场向祥公子道歉。

   事情发生后,平静了几天,夜萤原本就估计到这事没完,看来,吴才育就在这里等着她了。

   俩人走到祠堂里,村里的族老已经陆续到了。

   如今村里共有五名族老,村里以夜、赵、吴三姓为多,所以这三姓都各有一名德高望重的长辈作为族老,而另外两名族老分别姓刘和王,这两姓在村里人数分开看不多,但合起来也占了村里三分之一人口。

   所以这两姓也算抱团发展,历来比夜、赵、吴三家更加团结,因此族老会中,刘和王也各占了一席之地。

   总而言之,夜萤现在最有把握绝对会站在她这方的是夜和赵姓两位,即夜里正和赵爷爷,而吴才育能拉拢的,自然是刘姓和王姓两位族老。

   但是王族老年近七十,年老体弱,近来越来越呈现不问村务状,一般大家说什么,他点头称是,左右不得罪,以辈份在族老会中占有一席之地,荫蔽子孙,所以吴才育要拉拢他并不容易。

   倒是刘姓族老,年轻较轻,只有五十出头,在族老会中算是年富力强的,他颇有一些野心,夜萤看得出来,刘族老一心想在村务上出头,扩大自已的影响力。

   夜里正和赵爷爷是铁板一块,交情深厚,刘族老插不进手,王族老则老不作为,硬靠着年纪和辈份赖在族老的位置上,因此最近,刘族老和跃跃欲试、十分活跃的吴才育走得比较近。

   不过仔细分析下来,如果吴才育和刘族老勾联在一起,王族老虽然摇摆不定,但是如果有足够的利益和好处,王族老还指不定偏向于谁呢!

   所以,夜鸣脸上的表情才会这么沉重。

   虽然现在夜鸣在村务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但毕竟辈份摆在那里,他年纪还太轻,总会计的位置,是今后几年他能达到的最高峰了。

   要象爷爷那样当上里正,他的路还长着呢!

   “夜鸣,不必心情沉重,这些都是历练,过去村里穷,事情简单得多,现在村里公中有钱了,许多人眼睛就亮了,看上了这块肥肉,自然各种心机手脚不少,你还年轻,多学多看就是了。”

   夜萤的话,让夜鸣心情一下子放松不少,他笑着看了一眼夜萤道:

   “姑姑,有时候真是难以相信,你其实才比我大两岁,你的脑子,比我爷爷还厉害!”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