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视频和丝瓜视频下载

“威晨决定做手术了,加油(???_??)?(?????)”

“请一定让我们的威晨恢复健康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确实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骨科医疗机构,但与国外的医院相比还是有差距的,不理解刘威晨为什么要选择这里,不会是受到什么威胁了吧。个人建议,还是自己的身体最重要,不要为了别人的名声,牺牲自己的身体。”

随着刘威晨做出决定,各家社交媒体,瞬间就将这个准备许久的热点给爆了起来。

正如他的经纪人所担心的那样,在场的人员太多了,虽然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有较为严格的规定,不允许医护人员发布有关患者的消息,但是,架不住有人向亲朋好友炫耀,以及亲朋好友的继续炫耀。

除此以外,是否有狗仔队埋伏,或者预先找了线人,也是很难说的。

自媒体的背后,还有广告商的推波助澜。

刘威晨自受伤以来,曝光度大降,对于各家掏了大钱的广告商来说,不趁机露露脸,万一刘威晨手术失败完蛋了,岂不是血亏。

他的经纪人因此急的团团转。

一会儿埋怨的说“你不要急着发布,告诉我们决定,我们再讨论一个策略出来,然后公布多好啊,开个新闻发布会岂不是比你这样子无名无分的发布消息来的强。”

一会儿,经纪人又安慰刘威晨和自己“没关系,大不了做几个采访,咱们还是能把风向摆过来的。”

刘威晨理都不理,他现在哪里还在乎风向,更不可能去参加采访了。

one summers day

他只是再三向曲医生确认“凌医生准备好了吗?什么时候能开始手术?”

“我们研究中心是没问题的。”曲医生迟疑着,道“现在是体育局这边,可能还要再协调一二。”

“哎……所以我说太仓促了。”经纪人长叹一口气“得先给体育局的领导通气才对。”

刘威晨道“我在祝同益院士这里看病,他们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归知道,该做的汇报你得汇报呀。”经纪人语重心长的道“今时不同往日了,你脚受伤了,做事情就得更加的谨言慎行了,你得从体育局的角度考虑,你是田径队的台柱子,就是一个房子的大梁,大梁动手术,能不让人家柱子底下的人知道吗?”

刘威晨“哼哼”两声,心想敢情我撑着房顶给人遮风挡雨,结果还给撑出毛病了。

这个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事实上,生病以后,刘威晨的脾气都变的小了,他根本没有要争辩对错的意思,转而对曲医生道“动手术是我个人的事,不需要其他人的同意或者不同意。曲医生,凌医生什么时候能过来?”

曲医生撇撇嘴,道“凌然现在还做手术呢,给他通知两遍了。”

“啊?”刘威晨的心一下子揪起来了“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能有什么变故,他就是……”曲医生很想说是自抬身价,想想太办公室政治了,就没有说下去,转而道“祝院士一会就来了,凌然过来再晚,也不可能比祝院士来的晚。”

刘威晨连连点头。

一个多小时后,祝同益院士出现在了病房中。

然而,刘威晨失望的发现,凌然竟然还没有来,他不由的看向在旁的曲医生。

“凌医生还在手术。”祝同益院士好像猜得到刘威晨的想法似的,道“今天的手术排的满,凌医生知道你的情况,也是比较有把握的,因此,他是想先将其他安排好的手术一遍做了,然后再认认真真的给你做手术。”

这个解释也算是合理,刘威晨微微点头“我等了这么多天,再等一会儿,也等得住。”

祝同益微笑,道“既然决定了要做手术,咱们就得一步步的做术前准备,比如说提前一天禁食,这是为了避免麻以后,食道中的食物流出来,堵塞了气管,造成危险……”

院士亲自来说明术前准备,令刘威晨安定了一些,又问“请凌医生给我做手术,不知道成功率能有多少?”

这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祝同益院士先是露出和蔼的笑容,再做到了病床上,拍拍刘威晨的腿,笑道“威晨,到了这一步,我只问你,你是想要重返赛场呢?还是愿意退役呢?”

不等刘威晨回答,祝同益院士继续道“如果你愿意退役,我们就用保守的方案,不论是凌然做还是谁来做,都能保证再断裂的风险低于30,度过危险期以后,基本就与正常人一样了。但你如果要再战田径场,保守的方案就没有用了,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的话,再断裂的风险是很高的……”

“我明白了。”刘威晨摇摇头,自嘲的咧咧嘴“我就是想寻个心安。”

祝同益院士拍拍刘威晨的腿,道“凌然做完手里的手术,就会过来了,他现在状态正好,就像你们刚热身以后似的,非得做一个手术,才能静下心来看新的手术。”

“凌医生是个挺纯粹的人。”刘威晨评价了一句,忽然有点喜欢凌然的性格了,他如果对普通的病人也能尽心尽力,那对自己的诊疗,想必也不会更放松才对。

曲医生听的颇不自在,就道“凌医生……”

“刘威晨!”

“威晨!祝你早日康复!”

“刘威晨!加油!”

窗外,忽然有人齐声喊起了口号。

经纪人对此最是敏感,连忙起身,将窗帘的一角拉开,小心翼翼的看下去。

只见“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牌子对面,有近百人聚齐了起来,举着牌子和横幅,还带着花束和花篮,就在草坪上又喊又叫的。

刘威晨也单腿跳着,来到了窗前,掀开一个空隙,偷偷的看下去。

“威晨加油!”

“养好伤,再战征程”

“永远爱你”

望着粉丝们挂出的横幅,刘威晨的鼻子突然酸了起来,他的手掌轻轻的抓着窗帘,几乎就要将之扯下来了。

“威晨,别激动,坐下来。”经纪人也有些被感动了,赶紧扶住刘威晨,并将轮椅给要了过来。

刘威晨坐上了轮椅,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再冲祝同益等人扯动一下脸部肌肉“见笑了。”

祝同益不言语的露出微笑,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咚咚。

病房门被敲响,接着就被推开。

凌然迈着大长腿,穿着洗手服,头上还戴着黄色的小兔子帽,就进到了病房内。

刘威晨望着凌然头上的兔子,莫名的笑了出声。

“情绪不错。”凌然做着术前评估,向祝同益和曲医生点点头,就坐到了刘威晨对面,道“你之前说要我来主刀你的手术,对吗?”

“是。”刘威晨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变的严肃了一些。

“采用祝同益院士的方案?”

“是。”

“这个方案的风险,你应该知道吧。”凌然说着看向曲医生。

曲医生不自然的道“都已经告知了。”

“那行。我给你做个体格检查吧。”凌然让刘威晨躺回到病床上,再将四周围的淡蓝色帘子一拉,就揉捏起来。

祝同益院士等人自动自觉的坐到了外面些,听着凌然询问着一些常见的问题。

不一会儿,凌然的问题就变的更加具体起来

“中午饭吃了吗?”

“还没有。”

“喝水了吗?什么时候喝的?”

“中午……前。”

“早饭呢,什么时候吃的,吃了什么?”

“就喝了燕麦粥。”

“可以……准备一下,咱们去手术室吧。”凌然抬头看看时间,转身将淡蓝色的帘子给拉开了。

祝同益院士、曲医生和经纪人都站了起来,后者诧异的问“现在做手术吗?”

凌然疑惑的看看他“否则呢?”

“那个……局领导还没来呢……外面还有这么多的粉丝,总得见一下吧……威晨的家里人刚回去拿换洗的东西了……”经纪人一口气提出了大堆的理由。

凌然是很少与病人家属打交道的,经纪人这样的角色就更少接触了,听的只是皱眉。

祝同益院士咳咳两声,道“凌然,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好了。”

在几人的目光中,凌然略作思考,道“我现在的状态好。”

他确实是状态好,连续做了多例跟腱修补术,可以说是令他的手感正热。做上一例手术的时候,考虑到自己不可能坚持到10例手术完成,他还喝了一瓶精力药剂。

现在,凌然基本是处于个人巅峰状态的,如果要完成祝同益院士设计的复杂的高难度手术方案,他觉得正当其时。

“我做。”刘威晨也不想拖下去了。等待局领导,接待粉丝或者等家人来担心,最终又有何意义呢?他的脑海中情绪荡漾,有种无论如何,就请现在结束的念头。

凌然却只是摆摆手“推走吧。”

两名护工早等在门前,得到祝院士的首肯后,就将刘威晨连着病床给装运走了。

经纪人顿时慌了“这怎么行,这怎么行……到时候人来了,我怎么说?”

“两个小时,我就给送回来了,没事,一会儿见。”凌然学着其他医生那样,安慰着“病人家属”。

经纪人更慌了。

与此同时,系统也弹出了提示

任务崭露头角

任务内容最大限度恢复病人刘威晨的跟腱功能

任务奖励每恢复5的跟腱功能,奖励初级宝箱一只。

我在家里自建的刑室初见成效

小时候读书,听说头悬梁锥刺股的故事,我不屑一顾,感觉两货简直是脑子有病。

如今,为了多写点字,我觉得戳戳大腿简直不算事儿,我都是戳的大腿内侧。

当然,不能用锥子,锥子戳破了皮,既容易感染,又不利于久坐,从这一点上来说,古人的故事还是有瑕疵的,弄不好就是突击考试才用的法子。

作为一名每日更新的作者,我们是要讲究可持续发展的,就个人经验来说,我推荐扇子。折扇的尾巴是一片片的竹子构成的,有尖锐感,但又是打磨过的,不会戳破皮,另外,稍微张开一点扇子,是有夹肉的效果的,对付瞌睡特别有效。

另外,冷水泼脸始终是有效果的,吃着人参片与茶同饮,效果更好。

吸氧机也要提一下的,前些天有作者来兰州家中,见到了我的吸氧机,大为诧异,惊呼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我1000大洋买的,灵感来自于聂卫平,此君当年下棋的中途都是要吸氧的,有空我丢公众号里给大家看看。

另外,跑男用过的小竹笋也很劲道,没事踩一踩,酸爽的提醒知道不好好码字的结果吗?

俯卧撑和深蹲也是很棒的,尤其是深蹲,一口气做20个,相当于一瓶精力药剂。

以上是我对自家建设刑室的一点小小的心得,该方案有泻有补,有消耗有锻炼,欢迎有需要的朋友尝试,我们共同探讨,共同进步,希望能在尽可能小的空间里,打造最有效率的工作方案。

另附上今日成果三更!

求月票一张。

今天在12点前更新了,但我还会为了明天而继续战斗的。

结实的竹制折扇已经准备好了。

您投一张票。

我戳腿一下。

互动刑室了解一下。

求月票!

求支持!

Social ta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