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污官网

司海一把抓住慕容兰的手,紧紧握住在掌心中。

司海的掌心很温暖,也很柔软,好像女人的手一般细嫩。

慕容兰抬着迷惘的目光,一直看着司海脸上带着痛苦,但更多是希冀期盼的表情。

她张张嘴,一时间竟不忍,再伤害他。

“司……司海……都两年了,也应该放下了。”

慕容兰从来没想过,一向待人冰冷的自己,竟然有人等了自己好几年。虽然心里有一点小小的优越感,也不再觉得自己被所有人遗忘般孤单,但她绝对不能含糊不清,让司海继续等下去。

“司海,我不妨告诉,我不但离过婚,还生过孩子!未婚生子!懂吗?我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不适合。”

司海的眼底掠过一抹震撼,随即渐渐平复下来。

“是不是觉得很吃惊?我真的没有想的那么纯净!我们真的不合适!是青年才俊,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不适合。”

“不要一再重复,不适合我的话,好吗?”司海声音低沉轻颤,手依旧抓着慕容兰没有放开。

“我吃惊,居然将生过孩子的事,亲口说出来。”

慕容兰心头一震,抬眸盯着司海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早就知道了?”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昏倒在街上,是我送去的医院。”

慕容兰皱起眉,“……在刚认识我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个时候,应该是刚刚生过孩子没多久。医生有说产后营养缺乏,才会低血糖营养不良昏倒。”

“……”

慕容兰顿时觉得自己无地自容,没办法再面对司海。

她一直密不透风地瞒着,没想到司海竟然早就知道了。

刚刚生过孩子后的她,被席老从软禁中放出来,得知慕容家的败落,孩子又离开自己不知去向,她一个人带着弟弟,就像个无依无靠的浮萍,经常食不下咽,精神恍惚。

她度过了一段很空白且又黑暗的日子。

那个时候,幸亏有司海的帮助,才没有让她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

慕容明也趁着她精神不济的时候,将她们姐弟从席家得到的那一笔巨款,全部败光,还在外面欠下巨额债务。

司海帮她到处找混迹在游戏厅赌博机的慕容明,到处帮她找房子,找工作。那个时候的司海,刚刚大学毕业,也只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经济能力有限,且一发工资,全部填补给她们姐弟。

虽然慕容兰当时,都有记账,打算有钱就还给司海,但后来,却一直没有还清那些钱。

司海想要和她交往,照顾她和慕容明,但慕容明一直都戒不掉赌瘾,还有富家子弟的臭毛病,一有钱就挥霍,就算没钱,也会到处借高利贷。

慕容兰不能连累司海,而自己的情况,她自己很清楚,她不适合司海。

在一次次的拒绝司海之后,司海还是不肯放弃,依旧每日接她上下班,将自己的工资掏出来,偷偷给慕容明。

在慕容明开始借着司海的名义,四处欠下高利贷的时候,慕容兰对司海说了最为狠绝的话。

“就凭一个公司小职员,根本不是我的目标!知道,我们慕容家在没败落之前,是什么地位,什么家境!我从小就没吃过苦,怎么可能嫁给,和一辈子平平淡淡普普通通!”

“我慕容兰要的日子,是旅游去国外胜地,住别墅,开豪车,家里最低也要五个佣人!没事喝喝咖啡,逛逛名品店……”

“司海,别做梦了,我不会看上的!赶紧放弃吧!别再来烦我们!”

司海当时沉默了很久很久,满目受伤地望着她,“小兰,如果想要那样的生活,我一定会倾尽所有都给。”

“小兰,我会努力,让过上所期许的日子!即便赶不上之前的慕容家,也会让重新骄傲地回到上流圈。”

“别做白日梦了!就凭,勉强够吃够喝,买房不用贷款,就是极限了!”

司海当时被伤的很深,但还是不肯放弃。

他开始设定计划,先辞掉工作,和朋友一起合伙做贸易出口。

慕容兰被司海纠缠的无计可施,最后只好带着慕容明搬家,送司海面前彻底消失。

可司海,还是能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她。

她只好不住搬家,换工作。

最后,终于甩掉了司海。

可没想到,两年后的再见,司海竟然已经有所成就,依旧不忘初心,对她感情至深。

“司海,我这样一个残破不堪的女人,真的和不合适。”慕容兰叹息着,声音无力。

她深深低下头,不想看到司海眼底深深期待的目光。

“小兰,我不在乎的过去,我喜欢的是完完全全的。包括的过去!包括的现在,还有的未来!拥有过去,才是完整的,我怎么会因为的过去,就对不喜欢了?”

“小兰,我不知道现在过的好不好,但我相信,我会让过的更好。”

“我相信缘分,能让我们再遇,且在不经意的时候,便是注定我们之间有缘分。不要推开我,也不要随便轻易放弃,可好?”

慕容兰抓紧自己的手,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也不让眼角的酸涩涌现出来。

在她无依无靠,彷徨无措的时候,司海的出现,确实慰籍了她心底亏空都寂寞。

可……

她的心里,始终都有另外一个男人,根深蒂固地在心里扎根。

即便身边出现再好的人,再优秀的人,依旧不及心底深处的那一个。

“司海,真的很好,甚至完美,可……感情的事,就是那么奇妙,真正对他有悸动的人,未必完美,也未必对好,但就是喜欢那一款,无可替代。”

司海很吃惊,“有喜欢的人了?”

转而司海受伤一笑,“是啊,一定有自己喜欢的人了!之前我就察觉到,经常看着报纸,或者盯着杂志发呆,而那上面始终有一个男人的侧影。”

“报导上,从来不会有那个男人的正面。但是之前……席家云少,和顾小姐的婚事,一直满城风雨,让我知道了,一直喜欢的男人,原来就是他。”

“想来也是,们之前都是一个家族内的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定然深笃。可是那个男人……他有他所喜欢的对象,小兰为何折磨自己?喜欢上一个不喜欢的人?”

“那么呢?不也正是喜欢上,一个不喜欢的人?”

“……”

司海望着慕容兰眼底的抗拒,说不出话来。

他从来不肯承认,自己在慕容兰的心里,一丁点的地位都没有。但现在看来,似乎他的份量真的微不足道。

但他不在乎。

“我还是愿意等!”

“!”

“之前消失那么久,我都等了,现在终于找到了,我更没有理由不等。”

司海笑起来,清俊的脸上,容色清风朗月。

他看了一眼腕表,“已经五点多了,我请吃晚饭。我记得之前说,很喜欢孟氏牛排,我请去吃。”

“我不要。”

“就当老朋友重逢,不要拒绝我。”

“我不饿。”慕容兰要下车,发现车门已经在司海那边锁住。

而她的肚子,却不适事宜地咕咕叫了起来。

她脸颊一红,窘迫难堪。

司海笑起来,“走吧!有低血糖,不吃饭可不行!看,比之前认识的时候还瘦,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司海启动车子。

气氛温馨浪漫的烛光晚餐,在昏黄的烛火下,气息暧昧。

慕容兰坐在司海对面,不知为何心口总是怦怦乱跳。

就好像一个小偷,正在偷东西一样紧张。

她时不时抬头,四处看看,生怕遇见熟人一样。

“放心吧,不会有人的,我已经包场了。”司海笑着说。

“包场?太浪费了吧!”慕容兰皱眉。

司海还是笑着,“我和这家西餐厅的老板是好朋友,只要一句话,不用花钱。”

慕容兰这才心安一点。

但她的手,还是紧紧交握一起,掌心渗出一层黏腻的细汗,心口还在乱跳不止。

她不仅仅怕碰见熟人,更担心席初云知道,她和男人单独在一起共进烛光晚餐。

席初云自从将她在医院放逐后,已经两三天没有再联系她,好像俩人真的彻底划清了界限一样。若被席初云知道,她和男人一起约会吃晚餐,会不会浮想翩翩?

或许,席初云这一次真的放手了也说不定。

他已经玩腻她了,是真的放了她了!

“小兰?不是饿了,怎么不吃?”司海柔声问。

他亲自将七分熟的牛排切好,放在慕容兰的面前,还亲自起身,在慕容兰的身上,铺好餐巾。

慕容兰心口一阵轻颤,低着头,缓缓拿起刀叉。

“嗯,吃饭。”挥散心底的杂乱思绪,大口大口吃起来……

彼时,席初云一直拿着手机,犹豫要不要给慕容兰打电话。

虽然放了慕容兰,但暗中一直有人跟着慕容兰。

他担心她的安危,怕宋成安趁着慕容兰孤身一人,对慕容兰做出什么不好的事。

他犹豫许久,最后将电话拨给于奉天。

“什么?在和男人约会?”

Social ta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