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ios

陆羿辰的身体滚烫犹如烙铁,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要冲破束缚。

他的手指随着他的血液也变得滚热,触碰顾若熙的脸颊,可以清楚感觉到她肌肤的冰凉,只想更紧地将她拥入怀中,以解磨人的燥热感。

可当他的手指,触碰到她眼角的潮湿泪意,犹如千万根针,刺痛了他的掌心。他的手指微微一颤,体内的火热霎那间节节败退,所有的动作都僵在那里。

他几乎用尽力气去掀开自己的手掌,最后还是僵硬地覆盖着她的眼睛,他怕极了看到她那双含着泪光的眸子,怕极了看到她厌恶入骨的憎恨。

他又一次的颓败了,他真的不懂,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已经成了一个霸占强取,一个抗拒憎恨的田地。

他终于抬起了自己的手,果不其然看到她潮湿的浓密睫毛,一缕一缕的粘在一起,上面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眼角一片水意。

他的身体所有力气蓦地一空,差点软软地趴在她的身上。

顾若熙得以光明,睁开眼睛,冰凉的目光凌迟着身上的陆羿辰,将他眼底淡淡流淌出来的落寂,尽数当成讽刺,她笑着,声音却是颤抖的哽咽。

“怎么了?不是想要吗?怎么停下来了!”

“这女人,是在挑衅我吗?”陆羿辰沙哑的声音,带着艰难的隐忍。

“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陆大boss也有强迫女人的时候,的车模的艳星的护士,的清纯大学生都哪里去了?她们都满足不了的兽欲吗?陆大boss有权有钱有势,想一起多玩几个,好好尽兴,有都是女人一起围着转,绝对够筋疲力竭几天起不来床!”

顾若熙绝对够言语犀利地奚落他,就好像生怕还不够杀伤力,继续补充一句,“还是想让我赞一声老当益壮?”

长发文静少女森系唯美写真

陆羿辰的唇角抽搐一下,老当益壮?在这个女人眼里,他很老?他们只是差十岁!

“身为前妻的我,并不觉得还能勾起的任何欲望,要是缺少女人了,饥不择食,我也可以帮找几个急着想上位却苦无门路的美女,保证各种风格靓丽惹眼,让满足!”

陆羿辰恨不得上去一把掐死这个女人,最后只是手掌死死捂住她的嘴,不让她恶毒地再张开吐出一个难听的字眼。

“顾若熙,我可以理解成在吃醋吗?”陆羿辰喘着哑忍怒火的沉重呼吸,声音凉凉地在她耳畔。

“唔唔……”她开不了口,就踢着双腿挣扎。

“哦,原来是真的在吃醋。”

“唔唔唔!”她努力摇头,他还是不放手。

“要是吃醋就承认,别不承认呐,熙熙。”他还是喘着那种哑忍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手上还在用力,就像要惩罚她似得,也很享受她在他手掌下的短暂乖顺。

顾若熙跟他是真的无语了,瞪着一双清水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那张帅气的脸庞。她不得不承认,这男人受了上天的特殊照顾,五年了,继续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在眉心多了一条皱纹,应该是长期皱眉所致。

不禁让她万恶的想,他跟那些女人床第之间是不是也在皱眉!

他也盯着她的眼睛,也用一种类似她的冰冷看着她,好像要将她的倔强和抵触,都融化打败在他霸气摄人的气息之下。

顾若熙是铁了心要跟他对抗到底,不管他现在的目光任由多少人见了,都会心中畏怯,依旧端着宁死不屈的气势与他冷战。

房门忽然被人急匆匆推开,传来赵默气喘吁吁的声音,还带着点被折磨的无奈,“boss,我几乎找遍了整栋……”

当赵默看到床上衣衫不整一上一下的俩人,所有的声音当即消弭在他的嗓子中,赶紧低下头,以闪离的速度退出门外,还将门带上。

“什么事,赶紧说!”陆羿辰冷声低吼,显然将不忿的怒火发泄在赵默身上。

他终于放开了顾若熙,她喘息着,用力扯过掉在地上被子的一角,将自己的身体盖住。

赵默心口一阵乱颤,因为畏惧,声音也变得很低,在没关严的门缝中传来,“我找遍整栋房子,还是没有找到小少爷……不知他藏到哪里去了。”

陆羿辰猛地翻身下床,赶紧系衬衫的纽扣,一边往外走,走了几步又顿住,回头看床上衣衫不整焦急要跳下床的顾若熙。

“不用着急,他跑不出去。”门外他有保镖,任凭小王子再调皮,也不能瞒住那么多眼睛跑出去,“一定藏在哪里了。”

顾若熙身上的衣服都被陆羿辰扯坏了,根本没办法穿出去见人,愤怒地瞪他一眼,嗔怒道,“给我找一件女人的衣服!”紧接着,顾若熙赶紧改口,“找件佣人的衣服!”

她才不要穿,这栋房子里女人的衣服,这里女人的衣服,肯定是他那些换来换去女人留下的。她嫌脏,看到都嫌脏。

“衣柜在哪里知道,自己去找!”丢下这句话,陆羿辰便系好水晶扣子,匆匆出门了。

顾若熙冷眼白了他离去的背影一眼,既然知道小王子不会跑出去,他还这么紧张做什么!要是真心关心小王子,五年前就不会说她的孩子父亲,有待考证!

若小王子但凡有一点长得不像他,只怕也不会这么肯定那就是他的儿子吧!

哼!

顾若熙还是越想越生气,心里越别扭,那个疙瘩在心口,怎么都无法化开。

门被陆羿辰带上,她又不能出去找徐阿姨要衣服,只好勉为其难去衣柜,当打开衣柜的那一刻,她愣住了。

在衣柜中的衣服,她再熟悉不过,还都是五年前,他买给她的衣服,还有几件是她觉得不符合当时季节,直接丢在这里不要的。

没想到,这些衣服,还都原封不动的在这里,里面居然还有一件……

当年他在咖啡馆提出跟她离婚,她走得太急,遗落在那个咖啡馆的白色小外套。

他竟然没有丢,而是拿回了家里!

顾若熙说不清楚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除了诧异,还有什么东西在心口上缓缓流淌,一点一点随着那个被他撕开的口子往里渗入。

她匆匆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赶紧将衣柜的门关上,将那些东西在脑子里激起的骇浪一并打压下去。

换好衣服,理了理头发,就赶紧出门。

这栋别墅有五层,三层往上都是闲置的房间,可能小王子藏去那里玩了。

一步步顺着楼梯上楼,目光一直打量四周,寻找小王子的身影。一个小孩子,认真想藏起来,要想找到,也不是易事。

走到四楼的时候,正巧碰到到处奔走寻找小王子的赵默,他急得一张脸都纠在一起。他跟在陆羿辰身边多年,本早就练就了万事不乱心神的本事。不是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赵默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但现在也被小王子折磨的苦不堪言。

“小少爷说想玩捉迷藏,我就陪着他玩,本来挺好找的,还经常从我背后冒出来……那个,打我一下。可后来他说,这一次我肯定找不到他了,就真的找不到了。”

顾若熙继续上楼,“不用担心,不出了这栋房子,总能找到他,挨个房间找。”

“是是,boss也在挨个房间找了。”

顾若熙上了五楼,在长长走廊松软的地毯上,一边走,一边说,“小王子,妈咪来了,楼下的徐奶奶给炖了香香的红烧肉,要不要吃?”

“红烧肉真的好香,徐奶奶的手艺非常棒,肉多骨肉少,一口就能从骨肉上脱下来,好像说的脱衣服一样,比姥姥的手艺还好哦。”

这里大的真的很像迷宫,小孩子好奇就会喜欢到处跑着玩,让大人焦急地去找。

顾若熙推开几扇门,房间里都空空的,没有小王子的身影。

一步步靠近走廊尽头,最末端的那一个房间,那里的门隐在无光的黑暗之中,透着一种让人心里发毛的诡异。

那个房间是五层楼的最后一间房,只要找过那里,基本上就能排除小王子在五楼。

她站在门前,抬手正要推开那扇紧闭的门,却发现那门从里面紧锁着。

顾若熙心里一喜,就敲了敲门,“小王子,在里面对不对?妈咪来了,开门,楼下做好饭了,有肉肉吃哦。”

门里始终没有什么声音,顾若熙就加大力气继续敲门。

隐约听见里面传来东西摔碎的声音,还有好像呜咽的哭声,是小王子吗?哭声很弱,很弱……难道小王子受伤了?

顾若熙更加着急,就更用力的敲门,忽然身后出现一道漆黑的暗影,将她娇小的身体笼罩在其中,吓得顾若熙脊背蹿起一股寒意,猛地回头,就撞见陆羿辰那双黑如点漆的眸子,声音冰凉毫无温度地传入耳畔。

“小王子不在这里。”

“房间里明明有动静,门还反锁,里面肯定有人!”顾若熙质疑道。

“我说没有就没有!”他竟然恼了,就像被人碰触了雷区,一把拽住顾若熙纤细的手腕,直接带她下楼。

Social ta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