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91国产在线

余晚将那颗装有舍利子的佛珠单独取出,然后震碎外围的檀木暴露出里面更为金光四射的舍利子来。

然后将这枚珠子推送到了慧臧法师面前。

而慧臧法师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虚珩法师的舍利子,心中五味杂陈,眼中难得动容的泛起久违的泪花来,似是在回忆着什么,看向舍利子时,竟充满满满的儒慕之情……

慧臧分神片刻后,这才双手将舍利子捧到手心中,神情有些没落道:

“不知虚珩师祖……可有留下什么话于贫僧?”

时隔久远,余晚努力回想当初虚珩法师的话,这才开口道:

“虚珩法师曾问及于我,如今谁是悬空寺的主持,当时在下便说出是法师您坐镇悬空寺,成为了这一代的主持时,虚珩法师似是欣慰的说道:原来是这臭小子,有出息了啊……

之后虚珩法师便说让我将这枚舍利子,要亲手交给您,他才放心,而我既然应下了,自然要履行诺言,将他老人家的舍利子带到您老面前,也不枉费虚珩法师将佛法神通教给在下。”

听完余晚说完,慧臧法师缓缓的闭上双眼,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他眼角悄无声息的滚落下来,顺着下颚滴入那红黄交错的袈裟中,便再也看不到了之后,不经意间深吸一口气,再次睁眼,慧臧法师已经恢复常态,没了之前外泄的悲戚情绪环绕,转而起身对余晚开口道:

“阿弥陀佛,多谢余晚仙尊将我宗前辈舍利子带回宗寺,让他得以归家,请受贫僧一拜。”

说完,慧臧法师就要对着还在蒲团上盘曲而坐的余晚,恭敬的行一个佛礼呢。

而余晚哪里想到慧臧法师要对她一个晚辈这般恭敬行礼的,她立马几个弹跳而起,上前抬手就虚扶住慧臧法师要拜下去的身姿,不由无奈连忙开口阻拦道:

日系清纯居家和服美女性感脖颈写真图片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啊,法师你这是干什么?您老这样岂不是在折我一小辈的寿呢嘛!这可使不得啊。”

慧臧的行礼被余晚这一打断,本就德高望重的他属实也在做不了二次拜礼一事,只得开口道:

“既然余施主有顾虑,但这份恩情贫僧慧臧记下了,本尊许诺余施主一个要求,算是对你讲我宗师祖带回来的回礼,如何?”

这可是大人情啊,但其实当初帮虚珩法师的时候,法师就已经付过报酬了,此时在看到慧臧这个态度,余晚也不好贪得无厌。

只是回道:

“主持客气了,当初虚珩法师教我炼器,更是把佛法神通一并教于我时,就已经得了相应的酬劳了,真心无需在馈赠在下什么了。”

慧臧则摇摇头道:

“那不一样,这是了却贫僧心愿之事,同师祖他老人家不同,这点余施主不必推脱了,此事就这么应下来。

只要余晚仙尊你向贫僧所提不违背天理的事,只要贫僧能做到,贫僧便允了你许的事。”

见慧臧法师一直这般强硬态度,这上杆子送礼的事,余晚也不好拒绝,客气一番后,她同意道:

“既然主持都这般说了,那余晚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如此,贫僧也算减了一桩心结业障了,还要多谢余晚仙尊成,阿弥陀佛。”

慧臧法师的莫名感激,让余晚不得不意识到虚珩对于慧臧法师来说,可能是特别的存在,也许虚珩法师曾经有恩于他,才让慧臧法师铭记虚珩法师于心,哪怕连间接带他舍利子回来的她,都被慧臧法师许诺厚恩了啊……

舍利子一事,也算了结了,至于之前动用舍利子上佛力一事,余晚也不曾隐瞒慧臧法师,毕竟形势逼人被迫动用了,且还真被他她激发出来了。

舍利子都自愿助她了,哪怕现在舍利子内的佛力十不存一,可至少它能代替虚珩回到了故土,回到了生养他的地方,这就是欣慰。

至于舍利子内的佛力,只要放入佛龛,再将佛龛放入佛力最强的佛塔之中,就能吸收佛塔内的佛力,用不了多久,舍利子内的佛力,还会再次恢复鼎盛时期的。

这边该交还的交还之后,余晚开始关心五行界碑碎片的事,毕竟之前在宗门内,听了简修说起的界碑碎片在东部出现过。

那么在他们悬空寺这边,想来这则消息,身为主持的慧臧法师应该更能清楚具体情况才对。

因此,余晚趁此机会,便问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事道:

“主持,在下有一事想要问询于您,还请主持感知。”

“哦?余施主想问什么事?”见余晚神色认真,慧臧不由回问道。

“就是关于第三枚界碑碎片流落到这修真界东部这件事,不知是否是真的?”

余晚问的认真,甚至眼神和神识皆都盯在慧臧法师身上,不想错过他面上的表情,以便于她分析慧臧法师接下来的回复,是否是真的?!

虽然之前因为还舍利子一事,慧臧法师曾许诺允她一个要求。

可那终究是他私人感情至上许下的承诺,但界碑碎片的事,事关宗门利益,余晚很清楚,若是以此为条件要求慧臧如实告知的话,他未必会同意。

因为这不是私人利益,这关系到悬空寺的利益,他不可能细明与她的。

只是出乎意料之外,慧臧却并不介意同余晚说明情况似的,神色同样认真道:

“这事听说了,就发生在两年前的事,在离我宗千里之外的东北部,那里突然暴起一道五彩光芒映射向天空,引起一时的轰动。

那现象就好似有异宝问世的现象出现,且出来的还是五彩状态,自然各宗探查界碑碎片的仪器自然也都排上了用场。

可邪门的事仪器不知是用的有问题,还是那异宝根本不是界碑碎片,反正所有仪器在那强光过后,就都失灵不起作用了。

无论怎么施法刺激各路仪器罗盘,都不能轻易探查到那五彩光芒究竟是因为什么发出来了?

也探查不到它的气息和位置!它就像它突然问世,又凭空消失一般,让人琢磨不透……

也正因为它如此神秘,人们的猜测有很多种,自然觉得最为合理的,就是猜测它是界碑碎片的事了。

这份猜测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可能性之后,久而久之,大家就都认为那道五彩强光,其实就是界碑碎片传出来的,可至今却没人在那里见到过它的真容或者起因。

得了这消息,几乎能外出走动的修士,在两年前都蜂拥而至到东部来寻界碑碎片,想来贵宗玄天宗只怕也早早派人来了吧?

是不是到了如今,也是无果?有些散修和小宗门家族的修士,倒是大部分撤出了东部,但还有不少修士长期驻守在东北部,希望能找到那旷世的第三枚界碑碎片呢。”

“余施主前来,莫不是也是为了界碑碎片而来的?”

慧臧还真是毫无保留的,将关于界碑碎片传闻的来龙去脉同余晚道了一遍,甚至到了最后,言语中更是夹杂试探之意,回问起余晚来。

慧臧能当一宗主持,那股精明劲是断然不可缺的。

他很清楚前两枚界碑碎片就是被余晚这个天选之子得了去的,而这被盛传的第三枚界碑碎片,从最初相传在玉仙派开始,她便去了玉仙派,后来又传入了魔渊境内的魔宗。

果不其然,这余晚又跟着这条消息,独闯去了魔渊。

至于具体在那处发生了什么,慧臧也问了余晚,而她也只是把话题引来,一句带过敷衍了过去,看样子是不打算同他细说在魔渊发生的一切,只是说了她发现了魔宗同佛陀界连接的传送阵法,还有救下妙弗他们并带回宗门一事,其他的她并没有多提。

至于过于魔灵毒的事,估计宗门并没有走漏风声,或者确切的说,他们并不清楚这结灵液是如何制成的,所以,根本不知晓就是她余晚将这克魔之物带回了玄天宗,由谢远仙君研制出了结灵液,拯救了无数被魔灵毒侵害的修士。

如今余晚又现身在他们悬空寺的地界,慧臧不难猜想,余晚除了将异界佛修送来此地,以及将舍利子归还这两件事之外,那么这次第三件事,便是找寻界碑碎片的事了吧?!

见慧臧这般直言不讳的问明,余晚轻扯嘴角不由勾唇一笑道: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了主持您佬啊,确实是如此,此次前来,在下也确实奔着界碑碎片的探寻而来的。

想来不用在下细说,悬空寺能人辈出,主持也该知晓界碑碎片的重要性,小则关系到我们所有灵修,不管是人修还是妖修的升仙之路!大则影响整个天元大陆的气运!

此方世界灵气还算相对充裕,如今魔修破了结界出世了,过个几万年再看看,这方世界的灵气,只会越来越少,修士慢慢退化成普通人,最后回归到没有灵气的时代。

这趟魔渊境内之行,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所以,想要天元大陆不被魔修破坏,不想灵气越来越稀薄的话,那就只能尽早修复好通往强烈的界碑通道。

而那个的通道就是这些散落各地的界碑碎片,说真的,留给我们灵修的时间并不多了,这话,在下也曾原封不动的说给我宗宗主简修仙尊听过。

这次来到贵宗,不管界碑碎片是不是能被我寻到,也希望主持不要过多介怀得失,因为此事论起来关乎的不只是各宗自身的利益,是整个大陆的利益!

若不是被我们提前得到这枚界碑碎片,反而被魔修得了去的话,那么事态就更加严峻了。

魔渊境内的修士,远比我们所见到的还要恐怖,只是他们深藏的力量,并未暴露出来而已。”

余晚说到这,一是想要打消慧臧对她来到他们地界,找界碑碎片的事。

二是确实需要郑重提醒他们,魔修血修以及鬼修他们这群被贴上邪门歪道的修士,可没有他们看上去那般鲁莽。再加上一直没摸清那魔窟之中的魔气,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而那种磅礴的魔气力量,不得不让余晚重视起来,只是光她自己重视也没用啊……

自然也希望提个醒,能让更多的人不要掉以轻心敷衍应对,那些时常小打小闹的魔修骚扰。

听完余晚的简述,慧臧面色凝重,他知晓余晚不会无的放矢,自然是看到什么才会有根有据的同他说了这么多。

对于界碑碎片的事,哪个修士不愿自家弟子将它带回自家宗门的?!

虽然余晚将事态同他讲明,道理是知晓怎么回事,但谁还没个私心的。

哪怕余晚此时说得多冠冕堂皇,但实际不也是想从他这里得到界碑碎片的消息,好更能准确的找到界碑碎片?

只是不管说得再多,到现在为止,那界碑碎片连个影子都没有,在说多一切也都是空谈。

但余晚的到来,慧臧法师不由深深的看了余晚一眼,这个作为天选之子的人,虽然在玉仙派和魔渊失利,没有寻到界碑碎片。

但不可否认,前两枚界碑碎片可是实打实的被她得了去的啊……

那么这趟呢,他们东部这里,会不会因为她的到来,会有奇迹出现呢?

他总感觉界碑碎片和余晚,有着莫名的联系……

见此,他那双深邃的双眸,此时看向余晚的时候,不由闪过一道光来,转而勾唇一笑道:

“既然余施主也是为了界碑碎片而来,那不如届时贫僧便让正凡带施主前去事发之地,一同找寻界碑碎片吧,此事,余施主便不要客气推辞了,就这么定了。”

余晚一听,心中不由好笑,慧臧法师这话说的相当照顾她了啊,合着将卢峰派到她身边当监视器,还怕自己反悔,直接点明,根本就不让她有回绝的借口啊。

不过想了想,毕竟来到他人的地界,人家多少有点私心在也是在所难免的。

再说这里到底有没有第五枚界碑碎片,她还不知晓呢。

反正到目前为止,她识海里的那四枚界碑碎片一直都很安静的报团取暖呢,根本没有躁动的意思。

所以,余晚也就不忌讳慧臧法师这一举动了。

只不过,想到识海里的宏光法师的事,反倒让余晚不得不向着慧臧法师提一提了。

余晚则开口说道:

“主持,其实在下有一事相求,若是可以的话,就当是那之前您老许诺我承诺的那个条件来换也成。”

余晚这么快就要兑换承诺,反而让慧臧眼神不明的看了她一眼,神色有些诧异问道:

“余施主这么快……就想好了要向贫僧许诺了?”

“嗯,算是吧,以主持合体境界的实力,应该也能看出在下身具佛力吧,算来也是受过虚珩法师的点化,让在下也成了半个修佛之人,而这一切得益于在下自身所具有的佛骨。

尤其这次晋阶合体境界,法身更是接受了一次巨变洗礼,将原本的玉佛骨中的佛骨髓越变越大,自然也需要更多的佛力充斥佛骨之力。

而这次,前来其四就是为了能在贵宗佛力最强的佛塔之内,进修三月。

在下知晓这理由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可在下毕竟是灵修,佛修根本做不到贵宗弟子那般专注,所以佛力也做不到贵宗佛修那般,精纯浓郁,这才想要寻捷径,维持佛骨上的佛力的,不知主持能否答应下来?

若是不能应允的话,余晚只能厚颜用上之前主持您老亲口应下的许诺,来换彼此许可。”

好嘛,余晚是真真不客气啊……

听完余晚的请求,慧臧嘴角不由直抽抽哈,这丫头还真是会顺杆子往上爬啊!

他是允诺还她一个人情,可她倒好,直接盯上了他们的佛塔?!

佛塔那就是他们悬空寺神圣庄严的的圣地啊……

寻常普通弟子都不能轻易靠近的,更别提进入了!

那里不仅放着他们佛修一些圆寂先祖的舍利子,就像虚珩法师他们这样,没有单独建立佛塔立名的塔冢,那就都放在佛塔之中,一并供养。

再有佛塔之中还有着不少经书佛法暗藏在内,能进入佛塔阅读之人,必定是他们佛修中最为出色的佛僧女尼,才有的资格。

(本章完)

Social ta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