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最新影院

乔妈妈被打得一愣,捂住火烫的侧脸,双眸瞪得老大地盯着乔轻雪。

“打我?竟然敢打我?”

乔轻雪也有点后悔,一时冲动,竟然动手打了长辈。

“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乔妈妈直接扑上来,撕扯乔轻雪。

乔爸爸赶紧上前阻拦,挡在乔轻雪面前,“我不许碰她!”

“好啊乔正中,护着了!好啊!好啊!”乔妈妈痛恨地指着乔爸爸,“乔正中,别忘记,能有今天,也是靠我李明珠,靠我李家扶持上位!我爸没有儿子,临终前将所有的家产留给,才有乔家的今天!”

“乔正中,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是,我感激岳父当年对我的扶持,所以这么多年,我都对一再忍让!我也信守承诺,在岳父临终前答应好好照顾,我这辈子都尽力做到了,但也不要太过份!”

“当年岳父留下的几家公司,只是一个空壳!资金严重亏空,若不是轻雪妈妈帮我一直东奔西走,根本不可能稳定大局!”

“所以就和那个狐狸精搞暧昧,做不要脸的事!那个狐狸精就是看有钱,想上位!!”乔妈妈大声嘶喊。

“李明珠,别以为我不知道干的好事!把家的公司资金部挪走,悄悄放在自己账户中,和我分心眼儿,我当时那么缺钱,都不肯拿出来一分,这算什么夫妻!”

乔妈妈脸色一僵,她还以为这么多年将小金库藏的很好,没想到他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

“当我是傻子吗?岳父的公司什么情况,我会不了解?行,偷偷将公司资金掏空,我不和计较,我是男人,我相信我有能力让公司起死回生!”

“乔正中,还有理了!我爸爸将所有的家产留给,我也要留个心眼儿,万一对我不忠,我也有办法自食其力!我有什么错?然而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若不是因为有沐风,以为这么多年,我还会和将就下去吗?”

乔爸爸懒得和乔妈妈继续争辩下去,他喘息无力,扶住憋闷的胸口。

若不是因为当年,乔妈妈将所有资金悄悄纳入自己账户,不肯出一分钱帮他渡过难关,他也不会在伤心的时候和轻雪妈妈滋生感情。

“这就是夫妻,我乔正中娶的妻子,从一开始便算计我……”乔爸爸叹息一声。

“若不是轻雪妈妈知道……知道我一直因为没钱苦闷不堪,她不会在得知自己有病的时候,提前买了高额保险,而受益人添上我的名字……”

“她在最后,都在为我着想,而我却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我这一生,都在为了家庭,为了一个承诺,而对于我和她的女儿……”

乔爸爸的眼底噙着泪水,目光惭愧又内疚地望着乔轻雪。

“我对妈妈的愧疚,太深太深了……”乔爸爸的声音颤抖起来,身体也渐渐变得无力。

乔轻雪赶紧搀扶住他,“伯父……,怎么了?”

乔爸爸吃力摇摇手,“我没事。”

乔妈妈本来也有点担心他,见他说没事,便生气地对乔轻雪说,“赶紧滚,听见没有!别再出现,搅乱我的家!”

这个时候,乔沐风推门进来,见到房间中的情况,赶紧大步走进来,站在乔轻雪的身边,生怕乔妈妈伤到乔轻雪。

“妈,轻雪是来看望爸爸的!”乔沐风看向乔轻雪,目中透着几分感激,几分欣慰。

“也护着她?”乔妈妈指着自己通红的侧脸,“就是这个野种打的,她打我!沐风,这个野种打妈妈!”

乔妈妈哭了起来,像个被欺负的无助老人。

乔轻雪忍着一口怒气,不想在沐风面前,让他为难,低着头便往外走,乔妈妈直接将乔轻雪拽住。

“害怕了?想走了?这个女人心机怎么这么深!今天当着沐风,我们把话说清楚!想回来夺家产,门都没有!!”

乔轻雪气得粗喘,“好啊,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老公殷凯之前已经发布记者招待会,他将他名下的一半殷氏股份分给了我,我会看得上们乔家的一半财产?”

“哪有人不爱钱的!”乔妈妈喝道。

乔轻雪冷笑起来,“以为所有人都是吗?我现在算看明白了,不是因为更年期如此,是从一开始便如此,将钱财视如命,可有没有想过,一颗爱财的心,让失去了丈夫,失去了爱,一辈子只能活得冷冰冰没有任何感情!”

“我真为失败的人生,感到可悲。”

“竟然说我!”

现在有乔沐风在场,乔妈妈更加嚣张,直接冲上来,要给乔轻雪一巴掌,报方才乔轻雪一巴掌之仇。

乔沐风赶紧挡在乔轻雪的面前,俊美的脸上浮现一层怒色。

“妈,好了,够了!安静点吧!不要再兴风作浪了!”

“兴风作浪?”乔妈妈一愣,“沐风这话什么意思?妈妈兴风作浪?说妈妈兴风作浪?”

乔沐风的耐性已经完被磨光,“妈,我心疼这辈子活得孤独,得不到爸爸真正的心,但是一辈子已经过来了,不要再逼迫身边的人了好吗?”

“沐风啊,妈妈已经老了,留着钱也没用了,妈妈这一辈子都很节约,妈妈留着钱,护着家产都是为了的将来,还有慕慕啊……”

“妈,我知道,是为了我和慕慕,但有没有想过,我们真正的要,可能不是钱,而是一家人开开心心快乐的在一起,而不是无尽的争吵!”

乔沐风一手拽住乔轻雪,“轻雪毕竟是爸爸的女儿,她没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她有什么错,要承受被一口一声野种的骂?”

“轻雪原本有机会在亲生父亲的身边长大,向个千金小姐一样养尊处优!可是因为,沦落在外,从小吃尽苦头!”

“妈,就不觉得惭愧吗?不觉得差点毁掉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生!”

乔妈妈吃惊地望着乔沐风,一步步后退。

她万万没想到,从小当成宝贝,当成唯一寄托的儿子,此刻竟然对她满腹埋怨。

“爸爸已经老了,也老了,为什么还要争吵!所有的事不能退一步,放大家一个喘息的机会?”

“和爸爸过了一辈子,难道除了怨恨,一点亲情没有?爸爸这些年对的忍让和弥补,我都看在眼里,为什么就是看不到?”

“爸爸现在病了,想认回自己的女儿,又有什么错?难道真的想让爸爸怀着遗憾而终?”

乔妈妈已经眼眶通红,呜咽一声,“那是他的报应!对我婚姻不忠的报应!”

“事情已经发生,轻雪的妈妈已经病逝,为什么还放不下过去,一直怀着怨恨度日,不累吗?”

乔妈妈又猛地退后一步,泪水已经挂满脸颊。

“将金钱当成对一辈子不变的忠诚者,因为钱吵得紫木无法忍受,我也苦闷不堪,现在紫木和我也离婚了,没要一分财产,真的开心吗?”

“现在又担心轻雪来分割财产!我们乔家到底有多少钱,让这么舍命相护!!”

乔爸爸吃力地抬抬手,有气无力地道,“沐风啊,别说了……随她去吧……我上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也欠了她的……”

“等我死了,就都消停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们所有人……都是我的错……”

乔爸爸一手撑着床畔,忽然身体一歪,直接倒在地上。

“爸!”

“伯父!”

“老乔……”

乔沐风第一个冲上去,一把将乔爸爸搀扶起来,放在床上,赶紧按呼叫铃喊医生。

医护人员急匆匆穿梭在病房,医生紧急抢救,乔沐风和乔妈妈,还有乔轻雪被阻隔在病房之外,忧心忡忡。

乔妈妈终于安静了,担忧地望着病房的方向,心里七上八下。

医生终于从病房出来,乔妈妈和乔沐风赶紧迎上去。

“医生,我爸怎么样?”

“老乔他没事吧?”乔妈妈也跟着问道。

“病人的血压一直不稳,虽然现在控制住了,但是情况还不是很乐观,千万记住,不能让他再受刺激了!否则……”

医生叹息一声,扫了一眼他们。

自从乔正中住院,病房里就没终止过争吵声。

“否则病人很可能因为血压,导致脑部出血,情况不好的话,很可能有生命危险。作为家属,还是照顾一下患者的身体情况吧。”

医生摇摇头,离开了。

乔妈妈身体一软,乔沐风赶紧搀扶住她。

“妈……”

乔妈妈抬起头,看着乔沐风,目光空茫。

“沐风啊……爸爸,不会有事的,对吧?”乔妈妈的声音哽咽起来,“吵了一辈子了,他要是先走了,我和谁吵啊……”

“妈,放心,爸爸一定不会有事的。”乔沐风搂紧怀里的妈妈。

乔妈妈靠在乔沐风的怀里,眼泪湿了眼眶,“沐风啊,妈妈真的错了吗?真的错了吗?”

乔沐风叹息一声,帮乔妈妈擦去脸颊上的泪珠。

乔轻雪终于舒口气,低着头,打算默默离开。

身后忽然传来乔妈妈的一声呼唤。

“乔轻雪,站住。”

Social tagging: